第三章高阁夜望(28/164)

 预测推荐     |      2020-06-04
就在旁边人越来越多,而白越的担心逐渐加深的时候,雅心一终于吁了口气,一口气吁出,周边真气开始收回,只余下淡淡的光华。周围人由于真气的强大而产生的巨大压力消失了,但是取而代之的是可以明显从雅心一身上感受到的脆弱,这个从未在人前表现出脆弱的女人此时正秀眉紧蹙,眸中的一片忧虑。他出事了。而且不是普通的受伤,应该近似于生命的毁灭,雅心一心中有种从未感受过的脆弱,如同心上被人割了刀似的,但同时,她也可以感觉到他的生命意识还存在,但是却无法感应到具体的位置和形式也正是感觉到他还存在,所以才轻吁了口气,稍微缓和些,注意力放到周边来,发现自己的真气力量已经极速往外膨胀,但真气丝毫没有出现枯竭,体内真气仍然源源不断地往外涌,心中一惊,忙全部收回,但眉宇之间仍是忧虑一片。不等众人说话,雅心一便道:“心一有急事先走了,下次再来拜访。”一顿,“刚才心一有点失控,造成的麻烦请大家原谅。”说完,微一施礼,飘然而去。但脚步间已少了往日的那份淡然,多了份匆然。白家众人都是一愣,雅心一出了什么事情?而白越就更是吃惊,但心中隐隐也感觉到是什么事情了。※※※夜幕降临,雅心一站在圣剑阁顶,俯视整个城区的灯光,心中一片忧虑,他究竟出了什么事?一点反应都没有,心中只有隐隐的能觉察到他的生命依旧存在,但是时间越长,似乎所感觉到的气息越弱。阁内没有开任何灯光,而城区的灯光一闪一闪,雅心一的双眸似乎也随着那亮光忽明忽暗,心中划过一个又一个的记忆片断,甜蜜和痛苦不断的转换,在这一刻,她再次忘记所有的控制情感的心法,完全沉浸在了回忆之中。良久,身后突然传来幽幽一叹,一个声音响起:“看见心一现在如此痛苦,我真后悔将你派去随心学院。”是特纳。雅心一转过身来,白玉般的脸庞上早已划满泪痕,虽然她在特纳面前总是小女孩模样,但是也从来没有过如此失态,道:“院长,我……”特纳看到雅心一少有的神态,如梨花带雨,娇俏异常,不由一愣预测推荐,但随即一叹预测推荐,道:“心一预测推荐,控制一下吧,你的无极心法呢?”雅心一苦笑一下,道:“无极无踪,自在随心,我正是如此做的。”特纳沉声道:“你决定了?”雅心一螓首微转,在一明一暗的灯光下,露出脸庞侧面优美的曲线,白玉般的脸庞忽明忽暗,缓缓道:“我决定了。”特纳摇头苦笑道:“和我当年太像了,也罢,记住你该做的事情,他应该快到了。”雅心一心一颤,身为圣剑阁的本代传人,所担负的使命即将到来。但是现在的自己是否能够与从前一样,心中无牵挂,无极无踪,自在随心。转头回望嗯师特纳,特纳俊朗的脸上透着几分沧桑,几分疲倦,见到雅心一回望过来,也不说话,只是身形一闪,人便已经消失。雅心一知道特纳因为早年的一件伤心事,所以一改以前的性情,接受了海凡学院的院长的职位,开始潜心发展学院,一直以来对自己的事情都绝口不提。她从进入学院开始就一直把他当作自己最亲的人,也很想了解特纳究竟为了什么会如此,但是特纳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话题,今天特纳第一次对她主动提了当年的事情,可以知道也是因为感情。自己会在将来象院长这样么?我决定与风斯相恋,那风斯呢?他也会有与我一样的决心吗?到目前为止或许都说不清楚,心如止水的自己如何会对风斯倾心,在那个精神结界中他对自己的誓死保护,就已经让自己对他动了情,爱情来的就是如此的简单。自己从小到大都活在多彩的光环之下,武学的修炼让自己所有的情感全部积压在心里最深处,原本以为自己天生就是如此,面对那些对自己恭敬异常,又倾慕有加的男子都不会涉及到男女之爱,曾经以为自己不会有爱情,以为自己透彻到可以悟透爱情,但是一切因为他而改变。从未想到过会被一个男子那么轻易的进入自己的内心,那么容易的击溃自己的坚强。泪水依旧往下流。你在哪里?我在为你流泪。黑暗中,雅心一举起春葱般的玉指,真气默运,轻轻在空中一划,无声中,玉指上多出一道划伤,只在片刻,血逐渐沿着那道小小的伤口流出。从未受过伤的雅心一竟然利用自己的真气力量在自己的手指划出了道伤口,细微的伤口透着全身的痛楚。体质的关系,伤口已经凝结,但是痛依然。你在哪里?你的心一在呼唤你……※※※茫然中, 河北快3风斯的意识逐渐开始恢复, 河北快3走势图慢慢的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河北快3开奖网想起那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 河北快3开奖网站却拥有恐怖力量的人,尤其那个紫衣人,自己从头到尾就没看清楚他的出手。那个小宁的破龙拳也好厉害,想到这里,顿时想起自己身体被那股拳劲打的四分五裂的感觉,不由得一颤,好霸道的力量,可是按照开始与他的接触,他本身的力量应该没有这么霸道,但是他用的破龙拳却发挥了如此大的力量,想起在发拳的时候那股围绕在手臂边的黑气,心中顿时觉得有点邪气。思维逐渐转到现在,心中疑问丛丛,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是被那下拳劲打死了么?怎么还活着?脑中清晰闪过了最后身体内那些密密麻麻的真气点集聚起来抵抗入侵体内的破龙气。体内突然出现的这些真气点,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关键时候出来救自己了,心中隐隐觉得是那些在异变时产生的生命体在帮自己,每当在危急的时候便用他们生命的能量来挡住入侵的真气,让自己不至于死去,毕竟自己是他们的寄生体,如果自己死了,他们自己也活不成。现在自己能思考,还有着意识,应该就是最后时刻那些在自己身体里活着的生命体的保护,但是现在却感觉不到那些生命体依旧存在,难道和入侵的破龙气一起已经消失了么?心中满是疑问,那脸上的那些让人看了象鬼的豆子应该也消失了吧?想到这里,心里顿时一吓,到现在为止,自己都没有感觉到有肉体的存在,难道……意识中突然出现了另一个〃声音〃,似乎能全盘把握风斯的想法,道:“不错,你现在只有意识,肉体已经被破龙气打的粉碎了。”没有肉体?风斯一愣,如果这是他以前听到的话定然会不屑一顾,他一直从事科学研究,对于这类〃非科学〃的东西虽不排斥,但也不会相信。但是到了随心学院之后,随着自身的修炼不断提高,特别是进入随心阁,让他对精神修炼有了彻底和系统的了解,稍微一愣之后,也开始能够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恐惧。没有肉体,只有意识?随后,便想起这声音应该是鸿飞丝,她怎么会突然“插话”的?疑问刚起,鸿飞丝道:“我在用意识与你交流。”“啊……我……现在是怎么回事?我……”知道是鸿飞丝在,风斯仿佛抓住了根救命稻草,一时冒出无数个问题,自己到底算是什么〃样子〃,还能不能恢复?鸿飞丝顿时感觉到风斯意识里传来的一片混乱,暗叹一声,将一阵宁静平和的安抚信息传了过去。风斯收到了鸿飞丝的安抚,预测推荐混乱的意识逐渐平静下来,但是心头萦绕着的恐惧却丝毫没有退散。鸿飞丝见他稍微好点了,缓缓道:“这次你之所以能活下来,完全是因为那些在你异变期出现的变异体,否则你早就被破龙气打的形神俱灭了。”风斯知道鸿飞丝的意思,如果不是那些变异体在最后关头拼死抵抗的话,自己早就被打没了,不会象现在这样在这里还至少有意识可以与鸿飞丝交流,之前也有几次,靠着这些变异体的突然运转,让自己化险为夷。不过,我这样算不算半死不活?鸿飞丝道:“这些变异体一般是寄宿在人速身上的,被我们称为死亡使者,每当这个一来,人速的生命就到了尽头。”语意转黯,道:“我原以为我的三道封印能封住死亡使者,可以将危险降到最低,谁知道还是没有成功。”风斯一惊,终于知道当时鸿飞丝所说的降低危险是什么意思,是想通过某种手段将这些死亡使者的在异变还没有产生的时候就消灭掉,从下封印时自己所受到的痛苦来看,应该是利用精神层面上的什么手段。想起当时自己所受的痛苦,一阵心悸。鸿飞丝道:“你也不要后悔,你当时受的痛苦也不是白受的,虽然死亡使者没有被抑止住,但是其他的都简化掉了,以前跟你说过人速要经过三次成长才能达到成熟,但是几乎没有人速能闯过去的,你现在可以说已经完成一大半了,只差最后一步。”风斯苦笑道:“身体都没了,完成什么大半还有什么用!”鸿飞丝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缥缈无比的声音中突然带了一点感叹,道:“没想到几百年来无人闯过的人速难关,就被你这么过去了,破龙拳果然是武学中第一歹毒的拳招,但是谁会用这么强的破龙气来打自己呢?偏偏那些死亡使者又会如此用心的救你,唉,这是命。”语调一变,道:“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出事么?”风斯一愣,心下奇怪,按照你说的,你是灵速,而我是低等级的人速,你自然会知道我的情况了。鸿飞丝道:“不是这么回事,速之间的确可以在意念间互相传递讯息,但是必须双方愿意,否则还是不通的。我作为高等级的也只是有些比低等级速高些的感应而已。”风斯又是一愣,那难道……是子风喊你的?鸿飞丝道:“是的。”话语中多了几分讶异,道:“我从来没见过人速与主人的关系有这么好的,你们人类总是千方百计的想要炸出人速的能量,然后就弃之不管……”风斯一愣,说不出话来。※※※古城新省,原西部首府,无为五十年扩建为伯拉迪城的一部分,邦都的行政中心。新省城中,一栋比周边建筑高点的大楼正屹立于城中,此时楼上最高层处灯光依旧亮着,所亚德正站在透明窗户里看着整个城区,中等高度,一张极为普通的脸孔,如果没有人说他就是当代的无为之主的话,谁也不会想到这个普通的中年人就是所亚德。此时他正一脸疲态,背对着他的助手,俯视着整个新省城。他现在所在的楼是新省城的最高建筑,和念迪新城的圣剑阁差不多的高度,这里是无为联邦的最高行政中心,圣剑阁则是全地球的武学圣地。曾有人说过,只要伯拉迪城这两座建筑屹立不倒,地球将保持永久的和平,无为联邦最高行政中心自不必说,伯拉迪建立的,聚集了全地球的精英人才,所有的关系到联邦,地球的决策都是从这里发出的,而将圣剑阁则作为精神领袖领导着世界,这一实一虚构成了全地球和平的支撑。所亚德看着城内的灯光,缓缓道:“加索,都准备好了么?”立在他身后的一个英俊青年男子,忙回答道:“都准备好了。”所亚德微微点了点头,道:“准备发出通告,延迟比武时间,等到八十周年联邦大庆时再行比武。”加索忙应声说是。所亚德的目光眺向远处屹立着的圣剑阁,沉声道:“今天雅心一的真气是怎么回事?我在这边都感觉到了,她今天失控了。”加索忙道:“属下也不清楚,只知道她去了白家,和白主席会谈之后,出门时真气突然外泄,当时把白主席都吓到了。”所亚德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忧虑,道:“马上去查一下,看她最近有没有不正常的举动?她的对手就要来了,这个时候不能出事。”一叹,道:“不管她是不是针对我,她那一战关系到联邦的荣誉,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败。”加索应道:“是,属下已经让人去查了,但是雅小姐的行动一向不受监控,一下子需要资料的话,需要多花点时间才能到。”所亚德点头道:“你办事我放心。他们什么时候到?”加索一愣,忙答道:“大概两天后,星际门已经打开了,斯将军也已经准备去迎接了。”所亚德道:“好,这是联邦成立后他们首次来拜访,不能出错。”一顿,道:“到时候如果他们也有兴趣的话,可以让他们也派人参加大会。”加索有点疑问的道:“他们这次怎么会突然发讯息要来的?从元年开始他们就不再和我们政府联系了。”所亚德把身子转了过来,眸中精光连闪,面容中带着几分冷冷的笑意,道:“大概是他们想通了,想回来了吧。”话语中虽然是不确定的语气,但是加索却从所亚德笑意中不自觉的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他从小便跟着所亚德,所以刚才才敢贸然问话,但是所亚德如此的笑容却是很少见。沉默了一会,所亚德突然道:“你先回去吧,我再坐一会。”加索抹了抹冷汗,忙应是,转身走出房间。房间顿时陷入死般的沉寂。良久后,忽然嘟的一声,房间的一面墙上,突然闪出一个屏幕,一个白大褂打扮的老者出现在屏幕里。所亚德显然是等待以久,沉声问道:“今天的事故是怎么回事?”那个老者答道:“所统领,请放心,东西已经拿回来了,叛徒也已经当场处决。”所亚德听到这句话,似乎放心了点,嗯了一声,道:“以后不能再发生这类事情,对里面所有工作人员的家属都要考虑周全点。”老者道:“这个我们已经考虑的很周全了,洪氏兄弟纯属意外,谁也不知道居然会有人用他们以前同样的一个恋人来威胁他们……”话未说完,便被所亚德打断,怒道:“我需要的是绝对安全,这些事情不是我要考虑的。”老者沉默了下,道:“知道了,我罕布尔以名誉保证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所亚德点了点头,叹道:“不是我不讲理,实在是这个事情万一泄露出去,我们都危险,特别是他们拿的东西,万一给人拿到了,等于就是把我们以前的努力全部送人了。查出来是谁做的了吗?”老者苦笑了下,道:“只知道跟他们联系的人叫做勿泽,是一个普通的东部居民,十岁跟随父母来到西部居住,整日在外面混混,根本查不出来后面的人是谁。”所亚德脸色一变,道:“不会是东部的人吧?”罕布尔答道:“这个请放心,我看了他们的联系工具,东部的科技水平还没有这么高。”沉吟了一下,道:“他们的联系工具比我们用的还要先进。”所亚德脸色又是一变,他一直认为他手上的这支以罕布尔为首的顶尖科学家就是地球最高的科技实力了,现在连罕布尔这种高傲的人都承认我们的通讯工具不如人家,可见的确是落后了不少。不要小看这是简单的通讯工具,实际上往往越简单越普通的东西就越能说明科技水平,尤其是通讯工具,往往最能反应一个国家的科技水平,自古到今,总是军情第一。老者显然知道所亚德色变的原因,道:“放心吧,我们的研究就快成功了,他们水平再高,没有最基本的原料还是不行。”所亚德听到罕布尔的话,脸色稍霁,道:“那就好,我等待你的好消息。”罕布尔点了点头,屏幕自动消失了,房间内重新陷入了一片沉寂。

,,安徽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