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异物异人(26/164)

 新闻资讯     |      2020-06-04
树林中一阵沙沙声,另外一个声音答道:“我。”原先问话的人明显语气一缓,道:“你来的倒是很快啊。”语气中竟有些揶揄的味道。树上的风斯也松了一口气,刚才那声喝问明显发现的不是他,放下心来,只躺在树上不出声息。后来回答的那个声音中充满了阿谀的笑意,道:“知道洪烈兄大功告成,我这个做小弟的当然要提前来了,不然让洪烈兄久等了,岂不是我的罪过了!”听到他这么明显的奉承之意,那个被他唤作洪烈的人也不再多说,只是冷冷的哼了一下。但另外一个声音响起,道:“行了,勿泽你这个死赖皮猴子,少在这里废话,我们已经把该拿的拿出来了,你快把人交给我们。”勿泽被那人喊做死赖皮猴子,也不生气,还是笑呵呵的连声应是,道:“洪跃兄放心,我一定说话算话,不会赖帐,只要东西对,人自然会回到你们身边。”一顿,道:“不过,这东西事关紧要,我虽然对两位的能力没有怀疑,但是实在是太关键了,所以还想请两位把东西先给我过过目,这样我回去才能交待的了。”洪跃一个冷哼,道:“废话,东西不重要的话你们会用这种卑鄙方法逼我们兄弟来为你拿?”勿泽忙一个劲的赔笑,道:“洪跃兄说得对,我们这次是卑鄙了点,只是实在没办法,兄弟我也是被逼所致。那东西……”还没说完,洪跃已打断道:“你先把人放了,东西我们自然会给你,我们兄弟不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无耻小人。”勿泽忽然不说话了,洪烈兄弟俩人也不再说话,一片沉默。一会,勿泽道:“我刚才和我们头联系过了,他说你们可以把东西拿在你们手里露一下,只要我们能确认是的话,我们会立刻把人送到你们手里,而且可以保证你们三人不受联邦追杀。”洪跃暴喝道:“谁会相信你们这些小人,你现在把人送来,我们在这等,看到人东西给你们,嘿,实话说了吧,这东西我们没带来。”勿泽忽然激动道:“快把东西交出来吧,相信我们,我们绝对没有恶意,只是想通过你们把东西拿出来而已。”一顿,似乎想缓解一下情绪,道:“你们都是优秀的科学家,我们对你们没有恶意,现在你们做了这些,联邦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所以只要你们跟我们走,我们会给你们最好的条件,最优厚的待遇新闻资讯,而且还可以免除联邦的追杀。”洪跃又是一声大喝新闻资讯,还没说话。大哥洪烈忽然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能躲过联邦的追杀?”勿泽还没说话新闻资讯,洪跃已经大叫了起来,:“大哥,你还相信他们?他们都是一群无耻的骗子!”洪烈缓缓道:“二弟,你冷静点,先听听他们怎么说再说,反正东西没给他们,他们不敢怎么样的。”勿泽忙抓住机会道:“这个请放心,我们如果没有能力保护你们的话,也不会敢要那东西了。”忽然停住,过会仿佛自说自话似的道:“噢,好的。”说完,从耳边头发里拿出了一个不大的耳塞似的东西,递给了洪烈,道:“我们头要跟你说话。”洪烈自然知道这是通讯类的仪器,接了过来,塞进耳朵,侧耳倾听,脸上神色忽晴忽暗,过了一会,拿了下来,还给了勿泽,转身对洪跃道:“把东西给他们吧!”洪跃一愣,失声道:“大哥?”洪烈脸一沉,道:“当我是大哥就把东西给他们,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一顿,声音忽然大了起来,道:“我们遵守承诺,相信他们也会的!被跋匀徊唤鍪撬蹈樵咎模拱宋鹪蠛退堑耐罚鹪筇嗣πφ溃骸胺判陌桑颐侵灰康拇锏搅耍俗匀煌旰梦匏鸬慕桓忝堑摹!焙樵舅溆胁桓剩膊桓椅タ勾蟾绲拿睿詹潘┏泼淮亩髌涫稻驮谒忱铮踊持心贸鲆凰姆轿锾宓暮凶尤痈宋鹪螅淅涞溃骸澳忝腔拐媸腔岽锏侥康哪兀毖杂镏械募シ碇獠谎宰悦鳌?勿泽哪有心情再去计较这个,双手忙接着那盒子,刚要打开,突然一声惨叫,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嘴角边渗出血丝,双眼翻白,已经死掉,而原本拿在手上的盒子已然不见了。洪氏兄弟吓了一大跳,扫了一眼地上已死的勿泽,虽然先前很恨他劫持了他们最亲密的人,但此时看见人立毙当场,出于本能的怜悯让他们不忍心多看,但震惊就紧接着而来。是谁杀的?那盒子呢?他们两人虽然长于科学研究,但对武学也有点了解,尤其是洪跃,更是有过武学修行的经验,但勿泽死在这里,两人连凶手的人影都没看见。树上的风斯心中也是一紧,他的武学功力自然远在这两人之上,从一开始他就不是很注意下面的几个人,只知道是勿泽为了拿什么东西而绑架了洪氏兄弟的什么人,直到勿泽一声惨叫,一股巨大的真气一闪即没,他才把全部精神集中到树林里的人身上。透着树林的叶子,向下看去,勿泽明显是被人用极其深厚的真气力量直接震死的,而且似乎还是隔空所为,手上原本拿的盒子已经不见,肯定是有人拿走了,心中一紧,从刚才那一闪即没的真气力量以及现场的状况来看,这人的真气之高、运用之巧妙, 安徽快3开奖网站在他所遇到过的人之中绝对可以排入前三。这人应该还没有离开,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否则风斯不会一点正常的真气都感应不到, 河北快3而且四周压抑异常, 河北快3走势图刚才充满生机的树林突然像是被死亡笼罩了。此时底下原本一直很冷静的洪烈突然失声道:“不会是他们来了吧?”洪跃听到兄长这么一说,心中似乎也被吓了一跳,道:“他们不是不在邦都吗?”洪烈忽然大口喘着气,道:“可能已经回来了。”显然是心中过于紧张所致。此时刚才一直很暴躁的洪跃倒显得冷静了很多,道:“真要是他们来了,我们也没辙了,只希望她能安好……”听到洪跃提到“她”,洪烈似乎也冷静了很多,道:“是啊,只要她能安好,我们就是死了又算什么呢。”忽然像是发疯了似的,对着天空大叫:“你们听着,你们要好好照顾她,东西我们已经拿来了,是你们没有拿走,不能怪我们了……”声音突然打断,一个很稚嫩的声音出现,但又不似跟他们说话,仿佛是跟另外的人在说,道:“他是不是疯了?就是你!刚才把那人一下就玩死了,把他吓疯了。”另外一个很轻淡的声音响起,道:“瞎讲,我只是执行命令而已,先把东西拿回来,不然出了纰漏谁来负责?”一顿,续道:“下面这些人随便你玩吧。”那个很稚嫩的声音像是突然高兴了起来,道:“这还差不多。”忽然场上多了一个身材如孩童般,梳着双髻,穿着紫衣的小男孩,唇红齿白,十分秀气,正向洪氏兄弟身边走去。两人已经有点发傻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孩了,只见那个小男孩黑白分明的双眸转了转,道:“这两人好像已经被吓傻了,有什么好玩的?不要玩了!”像是赌气般的撅起小嘴,样子十分可爱,可是洪氏兄弟以及树上的风斯都没这个心情欣赏。一个淡淡的笑声,突然不远处的树后走出一人,也是一身紫衣,看不出有多大的年纪,只是冷冷的面孔,眸中杀机四溢,一走出来顿时四周的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只听他道:“小宁不要闹了,我再帮你找一个不傻的。”说完,眼神便扫向了风斯所藏的那颗树。躲在树上的风斯叫苦不止,从那人一出来,他便觉得有一股似有实质的力量将他牢牢锁定,让他感觉无所匿形,最痛苦的是他身上可用的真气根本不多,同时身上还受着异变的痛苦,暗叹一声,真不知道该如何面临这样的局面。还在思索,突然身体被一股力量牵引,一个不留神,竟然就这么从树上掉了下来。体内的护体真气自动运行,在即将掉到地面的时候,身体自动漂浮了起来,免了被摔下来的痛苦过程。稍一调节,新闻资讯人已经完好无损的站在了地上。那小男孩小宁见到,突然雀跃的拍起手来,道:“不但不傻,还有些功夫呢!”绕到风斯面前,看见风斯的脸,大叫了一声,往后连退几步,道:“鬼啊!”童稚的脸上露出了恐怖的神色。风斯愣愣的站在地上,心中正在奇怪护体真气的异样反应,以前护体真气顶多只能在对自己有害的真气力量袭身时自动保护自己,而这次从树上摔下来,护体真气也能预先知道而来保护自己?心中虽是疑问较多,但面对这“好玩”的小孩却丝毫不敢分心,虽然看不出有什么厉害的,但是旁边那个紫衣人却是厉害异常,刚才勿泽肯定就是被这个紫衣人杀掉的。紫衣人脸上露出了动容的神色,但是眸中的冷漠却丝毫未减。旁边的洪氏兄弟似乎也忘了刚才的突变,脸色变得更是夸张,但随后洪烈的眸中却是一亮,嘴唇欲动,似乎想说什么,但却终究没有说出来。风斯苦笑,看见这么奇怪的异变,不动容的人才叫问题呢,或许是已经看多了鹑说摹湔拧ǚ从γ杂诤榱移婀值姆从ω裢饬粢猓闹懈∑鹨凰恳苫蟆?小宁似乎是缓过神来了,小脸有些惨白,道:“你是人是鬼?不要吓我啊……”风斯听到这么奇怪的问话,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摊手,道:“你看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小宁听到这话,小脸的怕色已经消失,一咧嘴,露出两个小酒窝,笑道:“哈,那一定不是鬼了,妈妈说过鬼是不会和人说话的!”风斯心中一动,问道:“妈妈有没有说过,小朋友不可以随便出来玩啊?”小宁神色一黯,道:“有说过啊,但是我就想出来玩,那里闷死了,整天都关着,妈妈说要等我们把外面的坏人都杀掉才可以出来玩呢!”风斯一愣,道:“外面的坏人?是哪些啊?”小宁刚要说话,那边的紫衣人突然插口道:“小宁,把该办的事情办掉吧,再过些日子我们就可以一起和妈妈出来玩了。”虽然依旧是冷漠的语气,但却透着了几分情感。小宁点了点头,似乎是被触动了什么,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笑容顿敛,眸中隐有寒光显现,整个人透露着与他年纪不相称的冷漠来,道:“小宁知道。”风斯却是从另一个角度感觉到了眼前这个小孩突然发生了变化,先前的那种天真似乎突然消失了,而后代替的是一种冰冷的真气力量。一股寒意从心间升起,现在的自己可能连这个小孩都打不过……念头刚刚闪过,一股真气已经袭来,角度诡秘。风斯脚尖一点地,身子自然一旋,向旁处闪去,躲过了这次攻击。但就在这同时,靠他比较近的洪烈一声惨叫,已经跌倒在了地希亲幼旖嵌疾煌5耐馍鲅浚兰浦皇o乱豢谄恕?风斯心中一震,眼前这小孩居然同时运用两股真气攻击两人,自己是利用身法躲了过去,但是洪烈却被打中,只是这小孩便如此厉害,那个紫衣人的武学水平又会是如何的?往日的信心被一次摧毁殆尽,心知即便他身体状况处于最佳,估计也只能和小宁打个平手。这些人到底是哪里来的?怎么以前从来没听说过?到底他们所谓的外面的人是哪些?会比他们还厉害?心中一连串的疑问浮起,但眼前的情况却不允许他再思考下去,小宁右手慢慢举起,又是一股比刚才强烈数倍的真气聚起。风斯刚才凭着对真气敏锐的感应力躲过了小宁真气的攻击,现在再也无法用这招闪躲了,慢慢聚集所剩下的所有真气,全身精神紧紧锁定小宁的真气动向,务求在对方一有动作就做出判断。忽然只听洪跃一声暴喝:“你们这帮不是人的东西,我们也算是你们的父母了,你居然敢这么……”还没说完,一声惨叫,人已经摊在了地上,身体在瞬间成了一堆肉泥。他旁边正站着那个紫衣人,看了不看摊在地上那堆让人一望便作呕的肉泥,若无其事的擦了擦手,道:“小宁,你手脚太慢了。”风斯听到洪跃的话,心中一动,随着那声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眼光不自觉的看了过去,一看完,便觉得胃中一阵酸水上涌,便要往外吐。就在这时,小宁的进攻开始了。由于小宁的个子比较矮小,双手挥起来时正好是对着风斯的腰部,随着双手的挥动,一股冰冷的真气也随之袭了上来。风斯一时不注意,整个经脉被瞬间一冻,人忍不住的颤了一下,护体真气自动运行,身体的各个机能都恢复了过来,但是高手相争,只是那一瞬的顿住便可以致命。风斯知道要不好,此时是命系一线,再出点差错可能要跟刚才的洪跃一样了,运起仅剩的真气,双手迅速拍出,想以攻对攻的缓解一下目前的紧急局面。但是小宁的掌力已然袭身,风斯掌势刚拍出,人便已经中了掌,阴柔至极的掌力暗含着冰冷的真气力量瞬间打进了风斯的经脉。风斯一声闷哼,身子往后一倒,就这么摔在了地上,落在刚才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洪烈身边。心中一声暗叹,知道自己今天难逃此劫了,此刻他一点真气都聚集不了,原本就很重的伤,再加上刚才那下阴柔至极的掌力伤到经脉,就算没有这两个人在,他也只剩下半条命了。心中黯然,心神压抑无比,气血上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因为身子难以移动,竟然全部吐在了洪烈的头上,但也在这一吐之后,原本好像死了似的洪烈手指微微动了动。就在这时,紫衣人冷冷的说道:“解决掉我们就回去吧,时间不能拖的太久,这东西好像比较重要。”说完,便是双手一挥,一道真气打在已经倒地的风斯身上,风斯一仰头,又是一口鲜血,脸上已不见一点血色,面朝下倒在了地上。只听紫衣人微微咦了一声,明显是因为发现风斯还没有死而发出的。风斯自己也感觉到十分奇怪,刚才那道真气打来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失去了信心,认为必死无疑,谁知道原本空荡荡的经脉突然出现了许多密密麻麻的真气点,迅速的集合成保护自己的真气层,护住了心脉。忽然只觉得有人在拉扯他的衣服,眼珠一转,正好看见洪烈就在身旁,刚才被他喷的满头血,再加上原来就被打的伤,此时看上去十分可怖,但此时他的嘴皮连动,似乎想对风斯说什么却无法发出声音。紫衣人冷哼了一声,道:“小宁,用你的破龙拳吧,你平时不是说找不到目标嘛?这回有了,两个大活人给你。”他为人十分残忍,从刚才用巨大的真气力量将洪跃整个人打成肉泥就可以看出来了,此时又让小宁使用破龙拳这种十分歹毒的上古绝学对付倒在地上的风斯和洪烈。小宁从刚才动手开始就不再说话,此时也是一样,默默的漂浮至两人上空约十米处停住,伸出右拳,一股巨大的黑色气体开始围绕在他的身旁。致命的危险已经逼近,倒在地上几乎奄奄一息的风斯仍在集中精神,只是专注的注意着洪烈的口型。他此时是一点真气都运用不了,包括刚才保护他的真气层,在挡住那下真气之后就又消失了,所以索性一心看着洪烈,冥冥中觉得一定和刚才洪烈看到自己的异变所作出的反应有关系。豆大的汗珠往下掉,风斯眼珠紧盯着洪烈,终于,吃力的开口道:“速?地下?人什么?新……”最后一个新字刚出口,还没看到洪烈的反应,就觉得上方一阵巨大的拳劲已经打在了身上,自己像是处于龙卷风到来时的风力最强劲处,身体一点点的在其中被瓜分,而且这还不止是普通的物理攻击,风斯只觉得在瞬间心神也被震垮了,同时体内又出现了那些密密麻麻的真气点,迅速聚集形成真气层抵抗随着拳劲入侵的破龙气。可惜,如此大的拳劲便已经可以让风斯经脉寸断,但偏偏风斯的心神意识仍然由于突然出现的真气层的抵抗而依旧存活着。仿佛过了恒久远长般,风斯切身的感觉到了自己经脉一根根的断裂,肌肉一点点的萎缩,而身旁的洪烈早已经化成了死灰而在巨大真气下灰飞烟灭。终于……意识开始模糊,一片悲哀出现,像是那些真气点所发出的,随后意识全部消失……整个树林又归于了平静。

  山能淄矿集团大手笔接手可采储量6.56亿吨大煤矿

,,山西11选5投注